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首页.   LOVESHOW声色寂寞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一个人的暖,尘封…….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辛泽 | 2014-01-07 17:46

   看完片子,窗外天空中飘起了雨丝,朋友问我,你想到一个词语来形容吗?我说,你的呢?他说,这是一个讲失缺的故事。 
   
  我想这是一个伤感但是不绝望的故事。这个世间,本来就是一个缺失的世界,我们在其中,如何观看自我,如何修复或者是带着缺失继续上路。 
   
  城市里有高高低低的楼,一览无余的阳光照耀之下,有闪闪烁烁的影子与破碎的阳光。 
   
  这是一部没有废话的电影,就像平日里沉默如金的男子,有时候他的话你需要在心里几番流转。再一次看,提前知道了一个本没有悬念的故事,你没有了惊奇,更多的是留意细节以及转念一想的细细的微笑。 
   
  酒好喝,正是因为它难喝。刘正熙说这句话的时候,原来正是他和她的一个开始。 
  层叠交错的高架桥,糜烂明亮的城市的夜光与尾随的车灯,追逐罪犯的阿邦,恰好路过了一场车祸,原来正是这一场车祸使一个她与另一个他阴阳相隔。 
  原来,身边的人有一天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竟然是这么的可怕。 
  阿邦的白衬衫,鲜红的血迹。 
  他回家时候准备好好的从新开始,窗外的天空已经泛白,阿邦的女孩没有给他机会。你不知道她为什么就选择了放弃,一个同床共枕五年的人,你像陌生人一样看到她在酒吧里等待,却不知道她为了什么而选择了放弃。 
  你接受了他人的给予,你也给予了他人你的接受。 
   
  她在你们的墙上画一个哭泣的女孩,在锁骨上添上两只流泪的眼睛。 
  如果她真心爱的等待的是在高架桥上男子,一个失约的约会是促使她死亡的因果吗? 
  我想丢失的不是信任不是希望,而是纯朴。人与人之间,简简单单的相处。 
   
  厨房的瓶罐后面躲着正熙每天给淑珍放的安眠药,淑珍每天自若明了的吃下他放的药。暗房的开水杯后面躲着淑珍的威士的。她喝完威士的,然后喝下他送来白色杯子的水,然后抱着靠枕在乳白色的沙发里睡去,然后她的丈夫把她轻轻唤醒,她轻轻的笑出来,:“大概是太幸福了吧。” 
   
  本来他与她之间,是夫妻之间温和平淡的相处。 
   
  我们也许可以选择我们的死亡,但是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出生。生活在我们的面前铺开五色大道,似乎有无数的可能,但是你走的永远只是一条路而已。